基金业协会:区块链人才“虚假繁荣”背后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4日 12:29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关晓彤哭戏

消失的是军区,永不消失的是荣誉和精神。每一个军区,都承载着足够让自己官兵骄傲的荣誉。每一个军区,都有全国闻名的英雄。每一个军区,都有叫得响的口号。金秀贤将成立公司

埃里克森说:“我们看到的似乎是,中国进行广泛的努力,欲以多种不同方式突破该岛链。不难想象,中国想要积累用不同方式穿过第一岛链的经验。”埃里克森认为,中国发展短程弹道导弹也与其对第一岛链的看法相关。海南国际电影节

1990年,张凤英的老公患肝癌去世。1997年,她的儿子又因白血病去世,留下25万元的债务。尽管没有法律上的偿还义务,但张凤英就抱定一个朴素的信念:欠人家的钱怎能不还?17年来,她种了20多亩地、养了100多只鸡鸭、几百头小猪,用血汗换来辛苦钱一笔笔还债。至今,这位坚强的老人已经偿还了20万余元债务,收回了40多张欠条。老人说,她现在做得动,一定要把债务全部还完。金秀贤将成立公司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